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新中國成立七十年來兒童文學的發展與成就: 童心無界 文學有情

來源:中國作家網 | 行超、教鶴然  2019年09月30日08:53

從1949年到2019年,新中國兒童文學已經走過了70年不平凡的道路。兒童是民族的未來,兒童文學在塑造小讀者的人生觀、價值觀等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新中國70年兒童文學是中國兒童文學史上發展最快、成就最為輝煌的歷史時期。70年來,中國兒童文學在原創能力、隊伍建設、理論研究、對外傳播等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成就,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新中國兒童文學發展的三個高潮

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黨和國家一直十分重視兒童文學的發展。1955年,毛澤東主席高度重視兒童文學的一份批件,促使中國作家協會、團中央、文化部、教育部以及出版部門,在短時期內密集召開會議研究落實中央精神。特別是中國作家協會,制定了1955至1956年有關發展兒童文學創作的具體計劃,敦促各地作協分會切實重視抓好兒童文學,并規劃了190多位作家的創作任務,極大地激發了廣大作家的創作熱情。

在高洪波的記憶中,從廬山會議、泰山會議、煙臺會議,到提出“提高全民族素質從兒童抓起”、“加強和改進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設”的“中央8號文件”,再到習近平總書記提到要引導青少年“系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新中國兒童文學的紅色基因是一以貫之的。正是在這種紅色基因的影響下,共和國七十年來,不僅有許多杰出的作家創作出兒童科幻、兒童詩、童話、報告文學、故事、寓言、兒童劇等多門類的優秀兒童文學作品,而且還有大批成熟、敏銳的兒童文學評論家為作品的傳播和評介推波助瀾,他們用創作實踐理論主張,一步一步地把中國兒童文學從一個弱小的文學門類,變成現在一個不可忽略的文學重鎮。隨著中國社會現代化進程的推進,物質生活水平和文明程度的提高,中國兒童文學得到了更廣泛的接受與重視,逐漸形成了從“高原”到“高峰”的壯闊局面,可以說兒童文學已經進入了“黃金時期”。

王泉根認為,新中國以來中國兒童文學的發展經歷了三次高潮,首先是為新中國兒童文學的奠基,這期間兒童文學的創作集中在革命歷史題材和少先隊校園內外生活題材,加強革命傳統教育,表現理想主義、愛國主義、英雄主義,是這一時期少兒小說創作的主脈。第二是20世紀70年代末以來,在改革開放的時代背景下,一個多重文化背景下的多元共榮的兒童文學新格局逐步形成,出現了旗號林立、新潮迭出的創作景象,涌現出大幻想文學、幽默兒童文學、大自然文學、少年環境文學、生命狀態文學、自畫青春文學等一面面創新旗幟。這一格局在進入新世紀之后顯得更為生動清晰。第三是新世紀第二個十年,尤其是黨的十八大召開以來,兒童文學與整個文學一樣出現了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的新氣象,一個重要標志是兒童文學新力量的崛起,一大批“70后”、“80后”以及更年輕的“90后”作家成長為中堅力量,一些兒童文學創作實力強勁的地區,已形成自己的年輕作家方陣。

2016年4月4日,在意大利博洛尼亞國際童書展上,中國作家曹文軒榮獲2016年國際安徒生獎,評委會認為“曹文軒的作品書寫關于悲傷和痛苦的童年生活,樹立了孩子們面對艱難生活挑戰的榜樣,能夠贏得廣泛兒童讀者的喜愛”。以此為契機,中國兒童文學在國際兒童文學界、童書界越來越活躍,當代中國兒童文學的發展,已經愈來愈引起國際兒童文學界同行的好奇和關注。可以說,中國希望被世界了解,世界更想要了解中國。但中國優秀的童書想要成為全世界孩子的共同財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方衛平認為,要解決中外兒童交流現狀的現實困境,首先要提升中國童書的文本質量,講好中國故事,做到“自信但不驕矜,客觀而不夸飾”。中國頂尖的童書在世界范圍內也稱得上是優秀之作,但我們兒童文學作品的整體水平還有提升空間。文本豐富有特點,并且具有世界性的中國童書才能更好地被國外所接受。第二是要解決童書翻譯的問題。對于兒童文學圖書的引進來和走出去來說,翻譯的責任極為重大。中西方語言系統不同,將中國童書融入到世界文化語境中的確有很大的難度,所以,我們特別需要優質的翻譯力量來保證譯介童書的文學質量。

五代學者持續推動中國兒童文學理論建設

自上世紀中期以來,中國兒童文學研究已經完成了四代人的學術接力:從周作人、鄭振鐸、趙景深等為代表的第一代學者,到陳伯吹、呂伯攸為代表的第二代學者,再到蔣風、浦漫汀等為代表的第三代學者以及曹文軒、梅子涵、朱自強、王泉根等為代表的第四代學者。在這些前輩作家、學者的努力之下,中國兒童文學逐漸構建起了相對完整而具有本國特點的理論體系、評價尺度。近年來,侯穎、李利芳、徐妍、談鳳霞、杜傳坤、常立、李紅葉、崔昕平等兒童文學界的青年學者悄然崛起,中國兒童文學研究的第五代學者逐漸受到矚目。與中國兒童文學創作在數量和質量上的極大繁榮相比,中國兒童文學的理論評論似乎一直是“短板”。體系性的基礎理論研究跟進與突破不夠,批評跟蹤、分析總結、價值評判與引領作用發揮得不及時、不充分,積極的、活躍的理論批評研究生態沒有確立起來,不能全面深入地滿足繁榮的文學態勢提出的各種要求。兒童文學界對此的憂慮與呼喚已有多時,亟待獲得一種有效的解決辦法。

在新時代的大背景下,兒童文學理論研究的問題引起了廣泛關注并正在逐步解決。李利芳認為,拋開這種面上的一般印象,如果去系統梳理、深入研究新世紀以來我國兒童文學理論批評取得的成果。我們對新時期、新世紀以來兒童文學學科建設成績的總結與研究一直不夠,對理論批評成果的彰顯、運用不重視,對大量散見的理論批評成果沒有做過全面的清理、細讀與分析,進而也就不能以問題意識統領剖析理論現象,概括與呈現理論建設的具體業績。特別是,我們沒有素描出學人肖像與重要成果肖像,具體勾勒出理論發展的現狀,它可汲取、發揚、傳承的思想與精神資源。這些都是影響我們無法作出全面判斷的根本原因。

現實與幻想是兒童文學繁榮發展的雙翼

當我們談論新中國70年來的發展給中國兒童文學帶來了什么的時候,我們關切的不僅僅只是它的歷史和現狀,更應關注世界語境下中國兒童文學的未來發展方向和可能。曹文軒認為,與世界兒童文學相比,中國兒童文學存在著想象力不足甚至蒼白的歷史時期。但這一事實在近20年間已經被打破,中國的兒童文學現在并不缺想象力。他以為,現在的中國兒童文學面臨著新的問題,就是在漫無節制地強調想象力的意義的同時,忽略了一個更重要的品質,這就是記憶力。對于作家來講,特別是對于一個愿意進行經典化寫作的作家來說,記憶力可能是比想象力更寶貴的品質。對歷史和當下的記憶,才是更為重要的。在談論經典作家時,我們在意的是他們強烈的現實主義精神和高超的現實主義手法,而這正是當下許多兒童文學作品所缺乏的。

與現實主義相伴的,是兒童文學的幻想主義。秦文君認為,新中國以來發展成熟的兒童文學,與世界范圍內的兒童文學間存在著比較明顯的差異性。世界兒童文學中比較繁榮的種類是幻想文學和圖畫書,現實主義兒童文學創作的繁榮在中國是一種特殊現象。我們的評價體系和市場銷售方面比較受到關注的,主要大都是現實主義的兒童作品,而原創的幻想主義作品和圖畫書中雖然也有精品,但我們很難列出一長串的書單。就70年來的兒童文學成就以及未來的發展前景而言,中國有自己的兒童文學特色是非常好的,我們當然應該保持這樣的特色。如果能夠寫出世界范圍內最優秀的現實主義兒童文學作品,也可能會帶動其他國家開始現實主義作品的創作。她提到,在此基礎上,我們幻想的翅膀也應該更強健一點,這樣才能夠帶領我們飛得更遠。我希望年輕人能夠有志于創作出更優秀的圖畫書和幻想作品,讓我們的兒童文學更多樣化、多品種,整體強大起來。

正如王泉根所說,兒童文學是“大人寫給小孩看的文學”,兒童文學蘊含著兩代人之間的精神對話和價值期待。因而通過閱讀當今中國一流的兒童文學作品,既可以讓世界看到今日中國兒童的現實生活與精神面貌,以及他們的理想、追求、夢幻、情感與生存現狀,又可以看到中國文化、中國社會如何通過兒童文學作品,體現出今日中國對民族下一代的要求、期待和培養,還可以看到今日中國多樣的文化和社會變革對民族下一代性格形成的做法和意義。童心是沒有國界的。兒童文學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世界性文學,因為這種文學是一種基于童心的寫作、基于“共通性的語言”的寫作。因此,兒童文學既是全球視野的,又是立足本民族文化的;既是時代性的,又是民族性的;既是藝術性的,又是兒童性的。兒童文學作為世界文學的重要意義是顯而易見的,世界各地不同膚色、不同民族、不同語言、不同文化背景的孩子們,正是在兒童文學的廣闊天地里,一起享受到了童年的快樂、夢想與自由。

哪个计划软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