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光譜之間,看鮑勃·迪倫的燦爛色彩與金屬光澤

來源:澎湃新聞 | 陸林漢  2019年09月29日07:31

“看到這么多歷年創作齊濟一堂,真是令人著迷。我不想用時代、區域或心境來區隔它們……上海是一座擁有豐厚文化歷史底蘊的城市,能在上海舉辦此次藝術展,我欣喜之至。”鮑勃·迪倫(Bob Dylan)說。

七十八歲的美國搖滾歌手、藝術家鮑勃·迪倫今年7月結束了在歐洲的三十八場巡演,9月27日,鮑勃·迪倫(Bob Dylan)迄今為止全球最具規模的藝術巡展——“光/譜 鮑勃·迪倫藝術大展” 首站來到了上海。澎湃新聞獲悉,250余件藝術作品包含手稿、素描、油畫、雕塑以及影像等資料,展現鮑勃·迪倫多元身份,力圖讓公眾在獨特的沉浸式互動體驗中感受其里程碑式的傳奇人生。

鮑勃·迪倫(Bob Dylan)這個名字從誕生之日起,就注定是一位跨時代的文化偶像。他的人生如棱鏡般,不僅有多面的視角,折射出斑斕而燦爛的色彩。

“倒不是因為我自認是大畫家,而是我感覺在繪畫時,我能賦予周遭的混沌以秩序”。這是鮑勃·迪倫在自傳《像一塊滾石》中寫到的話。他的藝術與音樂、詩歌一樣,以“迪倫式”的方式傳達著某種情感共鳴,在他的身上似乎也印證了那句話:“藝術是沒有邊界的”。

鮑勃·迪倫

這位籍籍無名的年輕人,從偏遠小鎮明尼蘇達到自由繁華的紐約,從撕碎“民謠國王”的名牌到摘下“搖滾詩人”的桂冠,鮑勃·迪倫始終沒有踏上原本設定的人生軌跡,在非議中看似“改變自己人生的路徑”,卻在堅持自己人生的選擇。如同他的歌曲《像一塊滾石》(Like A Rolling Stone)中唱到:“只能靠你自己,不知道回家的方向。似乎完全沒人認識你,就像一塊滾石。”

展覽現場

澎湃新聞了解到,此次在上海藝倉美術館的展覽不僅是鮑勃·迪倫的視覺藝術作品于國內的首次亮相,亦是迄今為止最為全面的綜合性大展,聚集迪倫五十年創作生涯的七部系列作品,力圖讓公眾在獨特的沉浸式互動體驗中感受其里程碑式的傳奇人生。

展覽精選了二十世紀六十代至今,鮑勃·迪倫最為重要的250余件藝術作品,集合包含油畫、丙烯、水彩、墨水、粉彩、炭筆素描以及獨特的金屬雕塑等諸多媒介所創作的作品,展現鮑勃·迪倫作為音樂人、詩人之外的另一重身份,與中國的文化藝術群體一道,探索鮑勃·迪倫于二戰后在美國文化以及全球文化發展中的歷程,可視化、立體化地呈現鮑勃·迪倫里程碑式的傳奇人生。這其中,亦不乏全球各地私人藏家慷慨出借的珍藏。

展廳入口的旋轉樓梯

“本次大展將為觀眾步入迪倫的視覺藝術之旅提供一個獨一無二的機會,審視他多彩生涯的標志性元素,感受他作為歌手、詞曲作家、唱片藝術家和音樂會表演家的非凡地位。此次展覽策劃近一年半時間,相當一部分鮑勃·迪倫的藝術作品為全球首次展出。希望觀眾在展覽中不僅是觀看,還能傾聽音樂,甚至觸摸那些雕塑作品。”藝倉美術館館長余光照先生如是說。

而對于此次展覽,鮑勃·迪倫本人則表示:“看到這么多歷年創作濟濟一堂,真是令人著迷。我不想用時代、區域或心境來區隔它們,我寧愿把它們視為一條長長弧線上的一個個點;它們構成了一個連續體,從我踏入世界開始,隨我人生閱歷的積累而延展,因為我認知的改變而轉向。無論是發生在巴西莫雷蒂斯(Morretes, Brazil)的事件,還是在馬德里賣給我《國家報》(El País)的人,都有可能對我產生深遠影響。上海是一座擁有豐厚文化歷史底蘊的城市,能在上海舉辦此次藝術展,我欣喜之至。”

年輕時的鮑勃·迪倫(中)

鮑勃·迪倫,原名羅伯特·艾倫·齊默曼,1941年出生于明尼蘇達州,自1961年發布首張專輯至今,迪倫在流行音樂界和文化界引起的影響已超過50年。1963年,他的一曲《在風中飄蕩》橫空出世,帶動了一大批歌手嘗試自己創作反映時事的新民歌。他是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和突破性的藝術家之一,并于2016年12月因其“在偉大的美國傳統歌曲中注入新的詩意表達”而榮膺諾貝爾文學獎。他改變了音樂與語言之間的關系,被譽為“后現代的游吟詩人”。

上世紀六十年代以來,鮑勃·迪倫一直以自己的態度表達對生命的感悟和與世界的對話,從“民謠國王”到“搖滾詩人”,他一直都拒絕被“定義”,并且從未停止過對藝術的熱愛。1966年7月,在駕駛摩托車時,由于剎車錯誤而從車上摔下導致脖子受傷,這讓鮑勃·迪倫換了一種創作方式。自幼喜歡涂涂畫畫的他在病床上執起了畫筆,與其創作的詩歌、散文、音樂互通生氣,其視覺藝術延續至今。

鮑勃·迪倫素描作品,《Knockin' on Heaven's Door》

他的繪畫題材大多來源于對人、生活和記憶的觀察與感悟,例如用炭筆速寫下巡演途中的所見所聞、用孤冷大膽的顏色及筆觸描繪沿途的風景,極易讓觀眾產生聯想和共鳴。

在自傳《像一塊滾石》中,鮑勃·迪倫寫道,“倒不是因為我自認是大畫家,而是我感覺在繪畫時,我能賦予周遭的混沌以秩序”。更值得一提的是,過去的三十年里,迪倫一直都在創作金屬雕塑。他的藝術與音樂、詩歌一樣,以“迪倫式”的方式傳達著某種情感共鳴,在他的身上似乎也正印證了那句話:“藝術是沒有邊界的”。

自1994年以來,鮑勃·迪倫已出版了諸多畫作書,他的作品曾在英國國家肖像美術館、德國開姆尼茨藝術博物館、美國吉爾克里斯、丹麥國家美術館等諸多藝術機構展出。

此次“光/譜 鮑勃·迪倫藝術大展”將集中展現其藝術生涯的發展。展覽,“作為一位藝術家”的部分,將通過“鐵道系列”“新奧良系列”“鐵器工匠”“詩歌與素描”“平凡之路”幾個板塊呈現迪倫的視覺藝術作品。

位于2樓展廳的情景還原部分,展現了給予鮑勃·迪倫靈感的書籍

記者在現場看到, 展廳入口的墻壁融合了鮑勃·迪倫時代的美國街頭元素,例如霓虹燈和酒吧街道。隨著滿是迪倫唱片專輯和海報的旋轉樓梯,便可進入展廳。首先是一段6分鐘的影像,起到了介紹迪倫的作用。展廳二樓展現了對迪倫產生影響的書籍,以及他寫作的非常重要的曲子,并且通過情景式的設計,重現了鮑勃·迪倫1961年首次在紐約格林威治村登臺駐唱的“CAFé WHA”咖啡吧現場。“那地方就是個沒水的地下溶洞,光線昏暗,天花板低得都快撞上頭了,橫七豎八擺滿桌椅。就在那兒,我開始了在紐約的駐唱生涯。”鮑勃·迪倫后來在自傳《編年史》里如是寫道。

展覽現場呈現了鮑勃·迪倫不同時代的影像資料

展覽展出了鮑勃·迪倫早期所創作的墨水素描,包括于1973年出版的詩歌與繪畫選集《寫寫畫畫》(Writings and Drawings),該書收錄了他的歌詞及插畫。在去年推出的“書寫世界”(Mondo Scripto)中,迪倫再次審視了其最膾炙人口的詞曲,并配以全新手寫歌詞和極具個人風格的插圖,來表達歌詞意境。在這些插圖對面的則是根據美術館原有的煤倉格局所排列呈現的影像裝置,呈現了關于他不同時代的影像記錄。

樂評人孫孟晉認為,迪倫后期的歌詞較之早期要更為豐富,我們可以通過歌詞感知到迪倫作為時代的見證者內心的變化。他的歌詞具有力量強度與現代性, 而他的繪畫和他晚期歌詞是非常相近的。“從中可以看到他對日常生活的看法,對世界變化的敏感程度。他所看到的西部的暴徒,是美國西部的符號;他在歌詞里挖苦嘲諷自己,把不同的事物放一起,他是矛盾體,作品體現了混雜的美式風格。現在 迪倫經常在公路上騎著摩托車,畫西部的人物和生活,因為他覺得這是美國的一部分,美國不單只是大都市。”

“填繪留白”系列(The Drawn Blank Series, 2008)中標志性作品“鐵道”(Train Tracks Series)也亮相于展覽現場,鮑勃·迪倫在同一主題上用不同色彩改變畫面的情感,該組作品首次讓迪倫的視覺藝術作品獲得評論界和大眾的好評。2007年,迪倫在德國開姆尼茨(Chemnitz, Germany)首次展出了140幅作品,令其作為視覺藝術家聲名鵲起。

1989-1992年間,迪倫在巡演美國、歐洲和亞洲的路上描畫了一批速寫。后來,它們成集以《填繪留白》為名由蘭登書屋出版。雖然原作已經遺失,但迪倫后續對這些速寫進行多次重新創作,并加以顏色及深入畫面。“填繪留白”系列描繪著旅途中的生活景象:肖像、地標,以及無名之地的安靜角落,沉默的路人。其中的“鐵道”、“橋上的男人”和“紅獅酒吧里的女人”已成為標志性作品。迪倫解釋說:“我只是隨興而畫,隨時隨地都能畫。我一直想著,畫畫的時候不去刻意為之、不去自我指涉,把我當時看到的世界客觀地表達出來。”

鮑勃·迪倫,《紅獅酒吧的女人》WOMAN IN RED LION PUB,2007

除此之外,展覽亦帶來受其個人旅經歷啟發而創作的“新奧爾良系列”(The New Orleans Series, 2012)與“亞洲系列”(The Asia Series, 2010)以及廣受歡迎的“平凡之路”系列(The Beaten Path Series,2015年至今)。“亞洲系列”(2011年)的靈感來自迪倫在日本、中國、越南和韓國的旅程。迪倫參考檔案電影、速寫和照片,用柔和的色彩勾勒街景、室內場景和人物肖像。用迪倫的話來說,“我的想法就是各歸其位”。

鮑勃·迪倫紀念碑式的風景畫“無盡公路III”(Endless Highway III, 2016)也將亮相于展覽,該作品展現了迪倫對美國風光的懷舊之情,抒發了對于未來之路的無限向往。同早前的“填繪留白”一樣,“平凡之路”系列強調旅行和轉變,反映了藝術家“在路上”的一生。3樓入口影片記錄了迪倫的行走,以及根據行走以畫作記錄的故事。

此外,迪倫還對金屬物件極其癡迷,金屬雕塑和他家鄉的礦業有關,他收集了農場用具、古董武器、嵌齒、鐵鏈以及斧頭,把他們焊接在一起,創造出煥然一新的雕像。在過去的三十年里,他一直為家人和朋友創作金屬雕像。

迪倫最鮮見的由廢舊物品創作的工業金屬雕塑亦呈現在美術館3樓的展廳內,他將工業制成品改造成藝術品,訴說著美國工業化時代,以及自己家鄉的的印記。

7月14日,七十八歲的鮑勃·迪倫剛剛結束了今年春夏在歐洲的三十八場巡演。像一塊滾石,在他紛繁變幻的藝術生涯中,鮑勃·迪倫始終走在時代的前沿,他已然成為了這個時代的一束光芒。

在作家比爾·弗拉納根看來,“迪倫創造力勃發,用他寬闊的視野走在藝術探索的道路上,從未停止。正如他在1965年所唱的那樣,’人不是忙著求生,就是忙著求死’。 迪倫自始至終都放眼遠方,永不停歇。他鼓舞了數百萬人,使他們相信一個人能走多遠并不取決于起點在哪里,而是取決于他內心的力量有多強大。”

2020年初,結束在藝倉美術館的展示后,“光/譜 鮑勃·迪倫藝術大展”將會繼續開啟在全球其他城市的巡展。

“光/譜 鮑勃·迪倫藝術大展”將在藝倉美術館展至2020年1月5日。

(吳夢倩對此文亦有貢獻。) 

哪个计划软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