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陳希我長篇《心!》:“心”的質問與多維精神透視

陳希我很顯然是要借此而強有力地暗示給讀者自己這部《心!》的基本寫作方向,一種旨在對相關人物的黑暗心理進行深入探究的寫作方向……

文學評論創作談

  • 尹學蕓的“妹紙敘事” ── 評《青霉素》及其他

    然而,藝術形式的探索只能解決形式問題,藝術創作還有更為重要的內容問題。劉正坤坐在屋脊冷眼觀斗,敘述人王云丫不明所以,讀者則可以認為以此表現了正坤的逃避和冷漠,或者無情和狡猾等,完全可以見仁見智……
  • 錢谷融《論“文學是人學”》:呼喚“人”回歸文學

    錢先生博覽群書,古今中外無不涉及。在小學時代便廢寢忘食閱讀小說,其啟蒙讀物就是《三國演義》。眾所周知,在小說中占據中心位置的是人物,這些人物的命運和坎坷經歷常使錢先生魂牽夢縈……
  • 李美樺《鳳凰春曉》:書寫大地的溫暖與希望

    每一個作家,都有自己獨特的精神家園。在李美樺的筆下,烏地吉木這個偏僻貧窮的彝漢雜居的寨子,正是廣大農村的縮影。《鳳凰春曉》以獨特的人文視野觀照現實社會,對鄉村世界進行了新的審視……

理論熱點

  • 家國情懷溯源

    與此同時,中國社會演進到夏商周時期,“家國同構”觀念逐漸深入人心。以血緣親情為本位的家庭或家族管理形式……

  • 中國文學理論70年的資源層次

    在文藝理論方面,中國共產黨并不是兩手空空地進城的。在此之前,無論是在30年代的上海……

  • 向文化強國目標闊步前進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對外文化交流不斷擴大和深化,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文化交流、文化貿易和文化投資并舉的文化“走出去”新格局已逐漸形成……

文化時評

XIN ZUO RUI JIAN

哪个计划软件好